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龙潭古镇,曾经的“小南京”

2023-06-05 17:55:10 906

摘要:龙潭古镇|你不过只是湄舒河畔的一滴雨湄舒,这是一个很多情的名字。尤其是在细雨飘飘的冬日时节,轻而易举的就把一个游子俘获了。湄舒河蜿蜒曲折,流过浅滩、流过幽潭,再入酉水,汇沅江,最后出洞庭,一路向东,直入汪洋。这么一条源远流长的河流,注定是会...

龙潭古镇|你不过只是湄舒河畔的一滴雨

湄舒,这是一个很多情的名字。尤其是在细雨飘飘的冬日时节,轻而易举的就把一个游子俘获了。

湄舒河蜿蜒曲折,流过浅滩、流过幽潭,再入酉水,汇沅江,最后出洞庭,一路向东,直入汪洋。这么一条源远流长的河流,注定是会孕育出许多灿烂的文化,打磨出许多光亮的明珠。

龙潭古镇就坐落在湄舒河畔,默默注视着这一江碧水昼夜不息的奔流,小镇上行者旅人,贩夫走卒,盐巴布匹,茶叶生漆,在这里融合交集。那时的龙潭,人称“小南京”。岁月轮转,时代变迁,昔日的喧闹与繁荣都早已沉没在历史的尘埃中,只留下一道道属于它的印记,供后来的我们怀缅。

细细雨丝,洒落在湄舒河上。从状元桥顺着河岸往下走,就转入古镇的石板街。青石板在来去匆匆的人潮中早已经被打磨的光亮如镜清幽如玉,一脚踏上去,就仿佛是踏进了过往的那些层叠的岁月。

沿街都是些老店,手写的广告贴在木门板上,有的用一根竹竿高高的挑着,上面写着:桐油、煤油、曲子、甜酒。这些老物什,今天已经不多见,生活在大数据时代的年轻人们更是从未听闻过这些名头。售卖的皆是些花甲老人,有的在打盹,有的在和路过的伙计聊天,有的戴着眼镜在看报。做生意这回事,在这里就是简单地打开门而已。

街上的行人三三两两,或踱步徐行,或迂回闲逛,或驻足回首,望一望天色,望一望天边飞过的麻雀。这似乎才是古镇的样子,安安静静地与时间比着性子,慢悠悠的往前翻掉一个日子,再慢悠悠地翻掉一个季节。。。。。

街道两旁的房屋已经很老很旧了,斑驳的墙壁显然是没比拼过岁月的性子,他的耐力已经转换成墙角新生的绿意,一点点,一簇簇,在长街的每一个角落悄悄酝酿,静静生长。屋顶高大的封火墙上,一层层地叠着青瓦,多年的风霜雨雪使其呈现出一种黯黑的颜色,配合着翘角和挑梁勾勒出高高低低的天际线,像极了一幅韵味绵延底蕴悠长的水墨图。

穿过小巷,又转回到湄舒河边。此时河水退却,大块的礁石裸露出来,码头边静悄悄的,偶尔飞来一只白鹭,低低地贴着碧绿水面,抖动三两下翅膀,就消失在岸边青青的竹丛里。没有人摇船来,没有人等此拉纤,也没有即将远走他乡的游子,曾经聚集在这里的各方嘈杂乡音,早已经被湄舒河的汛期带去了老远,带走了很久。

码头旁边就是万寿宫。万寿宫,勤劳的酉州人民为乾隆皇帝准备的歇脚处。乾隆皇帝终于还是没有来,万寿宫被放了鸽子。历史远遁,再回头梳理,其实应该庆幸这次被放了鸽子。你看万寿宫,瓦是瓦,墙是墙,墙壁上的藤蔓自在地向苍穹招摇,他只存在酉州大地,属于龙潭人民,只是湄舒河边的一栋老房子,融入龙潭古镇的建筑群,他不是为了迎合任何一个人而存在。

一个人坐在岸边,任由雨丝拂面,心底思绪万千。我分明觉得,这龙潭古镇,也不过只是湄舒河畔的一滴雨。再寻常不过了。

旅游小贴士

前往酉阳常规的交通方式有火车(酉阳站下车换乘至城区)、汽车、飞机以及自驾。

火车出行:重庆北站南广场-酉阳站

时间约4.5小时,公交至龙潭。

汽车出行:重庆四公里交通枢纽站-酉阳

时间约4小时,班车至龙潭。

自驾出行:渝湘高速G65-龙潭高速互通

时间约4小时。

飞机出行:至黔江(武陵山飞机场)-酉阳

时间约45分钟,班车至龙潭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